milf在线播放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詳細

              談芯·居龍:發展半導體要耐心,芯片制造靠錢堆不出來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5-25 瀏覽量:275 來源: 字號:[ ]
              出自:澎湃新聞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芯片制造討論逐漸進入深層,人們的認識從焦慮變為理性,共識在逐漸形成。其中加強國際合作是維護中國芯片供應鏈安全,促進中國芯片產業成長的重要通道。SEMI(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)全球副總裁、中國區總裁居龍認為,中國芯片產業需要繼續師法行業先進,找準自己的優勢而后重點突破,引進國際企業進入中國,形成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互相依賴的國際供應鏈;同時,中國要團結可以團結的友好經濟體,建立反孤立主義、反貿易保護主義的全球同盟。


              SEMI(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)全球副總裁、中國區總裁居龍。  SEMI官網 資料圖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《中國制造2025》對產業發展的實際作用如何?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居龍:《中國制造2025》的一些目標是很好的。所謂自主可控,不見得是要把所有的環節都自己做,完全不是這個意思,其中還是有合作。就像一臺設備,有上千上萬個零部件,不可能都自己做。是要掌握一些關鍵的核心技術,以創新來驅動整個產業鏈升級?,F在產業鏈里,日本有它的優勢,美國有它的優勢,韓國有它的優勢,臺灣地區也有它的優勢,歐洲也有一些它的優勢,大家各有優勢,彼此互相依賴。雖然競爭難免,在某些芯片領域,日本之前強勢,后來競爭不過,就放棄不做了,這是由市場規則決定的。所以政府適當扶持、引導是必須的,但完全由國家來主導,也不是特別好,在經濟效益上是不是合理?當然要有國家的產業安全考量,這個要有平衡。


              但有些產業,被國家保護得太久了,會越來越弱,沒有競爭力,在國際上就完蛋了。從半導體產業發展史看,國家必須要投入,美國政府一開始也支持半導體,因為它對經濟、科技、軍事、國家安全非常關鍵。過渡期內的保護是需要的,因為這個行業的門檻太高,需要政府來幫忙、引導。各個國家、地區都有類似的政策做適當的保護。美國反傾銷法也是這么考量的,要保護一些特定行業,像農業。但這要有限度,要有規則,要有依據。到了某一程度,就必須讓市場來決定,這個產品是否有市場價值,技術是否世界一流,成本是否有競爭力。


              當然也不是說到2025年,再過7年就可以完成這樣一個很輝煌的目標,很多產業、很多技術需要慢慢積累,七年的時間其實不夠。所以科技部重大專項已取得一些成果,應該持續長遠的規劃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融入國際產業鏈,我們有什么比較優勢?如果不能全產業鏈發展,我們應該側重發展哪一段,在芯片行業將來能不能形成我們的殺手锏,讓別人離不開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我們應該先從應用著手,中國是全球半導體最大的市場,很多應用在中國做??梢詮膽枚藖眚寗右恍┘夹g,這是我們的優勢。然后可以制定一些標準,靠標準帶動產業發展。然后再發展一些關鍵性的產品,目前也看到了一些產品,比如說我們在5G的應用,應該會走得比較遠。因為海外在5G技術上的優勢還沒那么明顯,在架設基站,或者頻寬的分配上,中國應該會有一些優勢。這個業務帶動起來的話,我們估計能走得順當一點。其他幾個產業鏈,設計、制造、設備材料,都是要去發展的,但要有耐心,要有選擇性。目前我們應該可以加強設計,因為設計和應用是息息相關的。我們了解應用的需求,芯片設計我們的確有一些突破。


              制造業也是該做的,但制造現在有很大的挑戰,做制造的都是世界巨頭,不好做,要慢慢來。就以存儲器來看,這個行業二十年前還有二三十家。在中國開始投入,只剩下三四家在做,這是一個產業自然淘汰的結果。因為它的門檻太高,要有大量資金、技術、人才的投入。為什么其他公司做不下去?因為無法競爭了,目前中國要干這個偉大的事業,需要有耐心。目前主要看競爭對手的策略怎么樣,要是競爭對手的策略有什么錯誤,或者我們有什么新的技術突破,那是有點機會的。但所謂彎道超車,在賽車上也許可以,從技術角度上來講,好像不太容易。比如說通信最難的是高速的傳輸,那需要很長久的時間積累,需要做模擬,需要做很多高端的設計。如果我們找了一個最難的點去突破,這無疑是最難的路,何必呢?找一條比較容易的路先走起來。制造領域,現在日本、美國都做不下去了,都無法競爭了,但如果我們說自己一下子就能夠突破、能夠超越,這也不太實際。當然目前我們還有一些做得比較不錯的成果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光刻機這些技術不好追趕是財務原因還是技術原因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主要是因為一些關鍵的光學技術難度很大,因為最先進的設備需要跟最先進的制造工藝來配合,在開發最新機臺的時候,要跟最先進的制造公司來配合?,F在生產芯片的機臺的研發,要跟英特爾或者三星這些最先進的廠商合作。相應地,他們不會跟技術比較落后的廠商來合作。最新的光刻機技術,要根據半導體制程的工藝需求來開發,這兩個是要互相合作的。所以強者越強,最先進的制造廠,可以拿到最先進的技術、最先進的設備。同時最先進的設備廠可以拿到最先進的制造需求,你要知道怎么來設計制造商需要的設備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中國設備企業很難趕上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目前差距的確很大,但必需要持續投入。 也許參考韓國的經驗,先從一些非關鍵的部件做起,培養能力,然后繼續觀察行業技術趨勢,積極堅持研發創新。要先把基本功練好,因為一臺高端設備(尤其是光刻機)包含很多很多的零部件模組,牽涉電子、電機、電力,機械、光學、化學、材料,軟件等技術領域的專業,并且要具備系統整合的能力。從一些零部件開始切入做,我覺得這個是比較可行的,當然也要掌握市場機會,從技術門檻沒那么高的一些零組件開始,從這里入手比較容易一點。我還想再強調一下,國際合作是關鍵的成功要素,雖然說現在受到國外圍堵,但是我們更要設法去突破,尋求一些國際合作。這個技術國外累積那么久,很多人才是在國外,必須要去尋求國際合作。我們要耐心去做這個事情,不要急功近利,這很關鍵。不能全部都閉門造車,必須要借用人家已經有的成就,找到合作共贏的契機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你怎么看半導體領域的中外合資公司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搞合資這是一條可行的路,讓國際市場,國際產業感覺到中國有合作的利益,這樣國際的公司能夠到中國,然后更本土化,這是一個方式。我跟海外的廠商聊的時候,他們都很擔心他們的IP能不能受到保護,我跟他們講,IP保護是你該做的事,去哪一個國家,去哪一個地方,跟哪一個人合作,都必須要為了公司的利益負責,你要有一些措施。哪些技術可以拿過來,哪些不可以,你自己做決定,但不能一概地講到中國,就說IP會被盜,這種講法是不對的。


              到任何國家,跟任何公司合作,這種IP被侵害的可能性都有,就看你怎么簽約,怎么跟人家達成合作協議。美國也不是沒有這種事情發生,員工離職把一些東西帶出去。中國也是禁止這種行為的。這種事情發生的話,就用法律途徑解決。當然我們也要遵守、加強法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。讓國際公司來這里做合作更放心,這是國家可以做的事?,F在華為對自己的知識產權也是保護得很嚴格,進到他們公司里去就會有保護措施。它跟國外其他公司合作,也有很強的保護措施。所以,一方面要持續我們開放的高度,然后更國際化,尋求更多的國際合作。即使被打壓,即使被圍堵,還是要去做,不能人家說不行,那就停在這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很多技術如果想在中國進場的話,會不會受限制呢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這個限制有的,即便民用方面也有,每個國家都要保護自己的產業,所以中國保護自己的產業無可厚非,但不能違反市場規則,不能過度保護,過度保護等于害了這個產業。有些產業技術含量不高,像美國對它的農業是非常保護的,美國進口一些農產品是有進口關稅的,很多國家也都在做。因為這個行業的技術門檻不高。但技術門檻很高的行業如果過度保護,就會害了這個產業。所謂開放,都是很難做到百分之百開放,因為各個國家都有國內壓力。但半導體產業非常關鍵,我們在技術上落后太多。


              美國、日本、歐洲各有優勢,但是他們也是在往前走的。在政策上重視是可以推動產業,像美國在前年出的總統報告,一些產業界的人士給總統做報告,也提出要繼續對高科技產業重視,美國也在做這個事情。所以政府推動無可厚非,在程度上要拿捏好,然后對國際產業界解釋清楚,媒體在國際發聲的時候要講清楚一點,不要太高調,可以紳士一些,在別的國家、別的地方要低調,要傳達出希望大家支持我們的信息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在半導體這塊,我們有沒有機會掐那么一段,讓別人一下子無法替代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目前好像沒有,因為我們的半導體產業起步的時候也是找一些比較容易的,門檻比較低的先進去。IP比較容易做,手機處理器比較容易做,買一些IP就可以做起來。要是說哪一個環節非中國不可的,我沒有想到,目前也看不到有這個趨勢,或許將來有些技術環節有可能吧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那只能往前看了,跟在后面追出個殺手锏的希望不太大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對,找一個新的創新來突破。這個大家都在想,美國也在想,大家都想要超前,所以科學的研究還要做,沒有停頓?,F在半導體產業在美國比較成熟,它不做半導體制造業,因為它無競爭優勢,但它的技術研究沒有停頓。它在存儲器上可能落后,英特爾現在在制程上也開始落后了,因為臺積電、三星都趕在它前面。但美國人的創新還是繼續往前走,就像人工智能,新的存儲器技術,新的架構還在繼續做?,F在新興市場中國走得挺快,把半導體技術應用在LED、光伏領域比較領先,面向新興市場,傳統成熟的工藝運用到新興的市場還是有一定的成本優勢。中國可以制定一些標準,這些標準是由市場產業來決定的,掌控標準對將來技術的掌控會有一些優勢。那我們就有一個制高點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芯片領域有很多不妥的說法,需要注意的是什么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譬如舉全國之力,不惜任何代價來發展半導體產業,這個是不現實的。這樣講,更讓國際產業界產生顧慮。等于說以國家投入發展這個產業,這是比較敏感的話題,對于國際產業界有不好的效果。這個市場是一個開放的市場,這個產業是國際性的產業,我們要融入國際半導體產業,在講的時候要稍微去政治化比較好。雖然在它的背后,政治因素是很大的,我們必須從全球產業發展的可持續性說起。
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:半導體領域對外資的吸引力,還存在嗎?


              居龍:我并沒有看到國外大廠減少對中國的投入,他們都在考慮投資,對于中國市場的重視度我覺得并沒有下降。譬如很多國外大的設計公司在這邊都有投入,即便臺積電這樣的制造企業也會來投資。他們的顧慮多少會有,但并沒有減緩腳步。甚至有些設備制造商、材料制造商,通過我們的接觸,他們也在考慮中國的投資。我跟他們講,在中國的策略,不僅要賣產品、服務客戶,還必須要考慮其他因素,在中國尋求合作伙伴,在中國做更多的研發,在中國做更多的制造。讓整個產業出現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彼此依賴。這時候就很難出現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。通過國際開放,讓國際產業鏈包容中國的崛起,這也有利于全球產業繁榮。


              我曾說過“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,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”。相對而言,前半句是對國際產業的呼吁,以開放包容的心態,公平公正的競爭游戲規則,加強產業鏈溝通對話,尋求合作共贏,后半句則更適用國內產業的自我勉勵,要積極創新,開發核心技術,共謀產業的可持續性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
              milf在线播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大尺码久久夜